當地時間8月5日,以色列軍方證實,為執行72小時停火協議,以軍地面部隊已經全部從加沙地帶撤出。許多巴勒斯坦人趁著停火走出避難所,暫時回到了遭以軍轟炸的家園上,卻滿眼都是廢墟。
  中新網8月6日電 美國《紐約時報》5日發表托馬斯•弗里德曼的專欄文章稱,巴以戰爭雙方都需要在政治上有所割捨:以色列必須認真參與從約旦河西岸撤軍的談判,而哈馬斯必須加入一個巴勒斯坦團結政府,並且放棄暴力。
  文章稱,迄今為止,與巴以衝突有關的各方之中,還沒有任何一方表現出領導力。這一代阿拉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領導人,是修建地道和圍牆的專家。他們當中,沒有任何人曾經學習過如何搭建橋梁、打開大門。
  以色列研製了火箭彈攔截系統“鐵穹”(Iron Dome),該系統不僅智能化程度高,而且還很會精打細算。如果以色列政府把同樣多的聰明才智用在努力與約旦河西岸的溫和派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達成協議上,那麼哈馬斯在世界上遭到孤立的程度將遠超目前——而不是以色列自己遭孤立。
  與此同時,哈馬斯使用鎬、鍬和小型鑽頭在加沙挖出了一座地下迷宮,其中一些通道直抵以色列境內。假如它把同樣多的才智用來建設地面設施,那麼現在它可能已經成為阿拉伯世界最大的承建商,修起了這裡最多的學校。
  雖然這裡的每一輪戰事遲早都會終結,但當這次的戰火平息時,不會回到原地。即便還沒有實現穩定的停火,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就已經在討論加沙持久性協議的一些原則問題了。由於哈馬斯和穆斯林兄弟會的關係,埃及、約旦、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痛恨哈馬斯的程度並不亞於以色列。有鑒於此,溫和派阿拉伯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真正達成一個求同存異的加沙協議的可能性其實是存在的。不過,它的代價也不會低廉。事實上,這將需要以色列、哈馬斯和美國拋開了一切“誰不和誰說話”的老規矩。
  原因就是:哈馬斯一直是以色列的勁敵,而且,如果沒有某種協議來終結以色列和埃及對加沙的封鎖,哈馬斯不太可能罷手;而對以色列而言,倘若不徹底摧毀哈馬斯的大多數地道、建立一套對策來大致實現加沙的非軍事化,並防止更多的火箭彈進口到加沙,他們也不太可能罷手。
  由於以色列和埃及都沒有統治加沙的意圖,因此實現這些目標的唯一機會,就是將位於拉姆安拉的、由阿巴斯主席領導的溫和派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請回加沙(2007年時,他們遭哈馬斯驅逐)。而且,正如阿巴斯的高級顧問亞西爾•阿比德•拉布(Yasser Abed Rabbo)向我解釋的那樣,做到這一點的唯一方法,就是巴勒斯坦人組建一個包含哈馬斯在內的民族團結政府,而以色列同意,就結束對約旦河西岸的占領問題,與這個政府的重啟談判。
  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無意在約旦河西岸和加沙白白為以色列充當警察。“那才真是見鬼了,”拉布說。他表示,要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回來改變局勢,那麼它就要牽頭組建包含哈馬斯和伊斯蘭“聖戰”組織在內的巴勒斯坦民族團結政府,從而與以色列談判。如果哈馬斯和以色列想結束這場戰爭,同時保住己方的部分成果,那麼,它們就必須都向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做出一些讓步。
  拉布說,任何人都不應指望“我們這些‘愚蠢的溫和派’安坐在這裡,平白無故地去做一些有利於哈馬斯或以色列的事情,不應指望我們回歸到老一套的談判中”,光聽以色列說這說那。假如我們這樣做,“我的孩子們會把我趕出家門。”
  “我們應該達成巴勒斯坦內部的真正和解,然後對全球說,‘好吧,加沙將在一個團結的巴勒斯坦陣線的帶領下和平行事,但是,(埃及,)你要打開你的大門,還有以色列,你也要打開你的大門,’”拉布說。溫和的阿拉伯國家屆時將為加沙提供重建資金。
  除非哈馬斯或以色列完全打垮對方(這不太可能),從這場戰爭中脫身時,哪一方既能長久地保住其成果,同時又不在政治上割捨一些東西。以色列必須認真地參與關於從約旦河西岸撤軍的談判,而哈馬斯必須加入一個巴勒斯坦團結政府,並且放棄暴力。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其他可靠的出路。  (原標題:美媒:巴以要和平需割捨 以色列須談從西岸撤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n25fnoedd 的頭像
fn25fnoedd

行山

fn25fnoe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