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的大學生希望留在大城市就業,38%的大學生選擇如果找不到工作就返鄉發展,僅25%的大學生有計劃回鄉發展。這是團牡丹江市委做的《當代大學生返鄉就業意願的調查研究》中的數據。數據是以牡丹江地區幾所重點中學近10年的5000餘名畢業生為樣本得出的。
  該調查歸納了這種新困境:一邊是大學生“吐槽”北上廣等大城市立足不易,卻又扎堆兒於大城市;另一邊是三線以下城市求才若渴,卻又少人問津。
  團牡丹江市委書記郝慶多說,正是看到這樣的怪現象,牡丹江才著力於吸引本地籍貫大學生返鄉就業。
  去年7月,在團市委聯合牡丹江市委組織部、市編辦和市人社局等單位召開的優秀大學生返鄉就業意願座談會上,牡丹江市委書記張晶川就曾拍板,在吸引大學生返鄉就業方面,要開展本地籍優秀大學生寒暑假返鄉社會實踐活動,並制定激勵人才返鄉就業的相應優惠政策。
  張晶川在那次座談會上表示,對三線城市的牡丹江來說,著力於吸引本地籍在外大學生是最現實的。
  牡丹江是黑龍江省東南部的地級市,在全國經濟相對落後的黑龍江省內,GDP也僅處於中上游水平。與幾乎所有的三線城市類似,牡丹江也將招商引資作為崛起的重要途徑,但可能有所不同的是,牡丹江不僅招商,還在招才上花心思。張晶川認為,產業層次不高,工資就低,就難以吸引人才;而沒有人才,又難以建設現代產業城市。
  郝慶多介紹,人才外流不是牡丹江獨有的,在全國具有普遍性。團牡丹江市委做的調查顯示,本地籍大學生中,43%選擇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就業;28%選擇二線省會城市;19%選擇三四線地級市;8%選擇縣級市;5%選擇農村基層;3%選擇到國外發展。
  牡丹江博物館和烈士紀念館管理處處長於穎對人才匱乏深有感觸:“(我們處)現在不僅缺少工作人員,更缺少專業研究人員,有時鑒定文物,還需要從外地請人過來。”
  該處辦公室主任辛憲友說,該處最近一次招聘大學生已經是5年前了,一度招聘到計算機方面的幾個大學生,卻因緊缺,被調到了上級單位民政局。
  大學生返鄉就業意願不強烈,並不意味著大學生在大城市實現就業的預期很強。據團牡丹江市委的調查,本地籍大學生中83%的人感到目前就業形勢很嚴峻,就業困難。調查中,返鄉大學生在選擇返鄉原因時,56%選擇有父母親人照顧;32%選擇出於熱愛家鄉,支援家鄉建設;21%選擇環境比較熟悉,熟人多,找工作容易;15%選擇父母強烈要求;21%選擇家鄉有優惠本地生源政策。
  親情紐帶和地域認同成為返鄉的重要因素。
  基於這樣的認識,牡丹江今年年初在激勵大學生返鄉就業方面邁出了實質性的試探步伐。2014年牡丹江市委的2號文即為《關於開展牡丹江籍優秀大學生寒暑假返鄉社會實踐活動的實施方案》,為實施這一方案,牡丹江市委還成立了專門的領導小組,由市委常委宮鎮江為組長,團市委、市委組織部、市編辦和市教育局等多家單位為成員單位。
  今年1月底至2月初,團牡丹江市委組織50名在外的牡丹江籍大學生到牡丹江的機關、學校和醫院等單位實習。
  郝慶多說,通過這樣的嘗試,印證了激勵大學生返鄉就業初衷的正確性。
  牡丹江市財政局會計管理科科長胡立英,曾接納過近20名實習生在該科實習。她的體會是,大部分在外本地籍大學生都是高中畢業甚至更早就離開家鄉,對家鄉的社會經濟情況瞭解有限,再加之當時“三觀”還未完全形成,難免對家鄉認識不到位。就業時,即使在大城市的工作機會不是很理想,也不會考慮回鄉就業。
  胡立英說,通過回鄉實習,增進了瞭解,家鄉起碼是為本地在外學子就業打開了一扇窗。
  北京大學醫學英語專業的孔令赫,是這次寒假回鄉實習的大學生之一。孔令赫對在北京求職備感壓力,“剛畢業可能6000元的工資一半都得交房租,如果家鄉也有發展機會,可能也會選擇回去”。
  北京師範大學歷史系大三學生趙天生通過實習對回鄉就業態度更堅定。趙天生已經決定本科畢業回家鄉發展,她在實習中發現了在家鄉發展的機會。
  對於牡丹江的用人單位來說,激勵大學生返鄉就業或許也是為他們選聘人才打開了一扇窗。
  於穎對此深有感觸:“我們正在建立一個電子圖書館,本來預計半年的工作,團市委推薦了4名實習大學生過來後,僅用了20天時間,便將前期準備工作完成了。”於穎尤其對其中一個實習生很關註,並希望他能通過招考,到該處工作。
  郝慶多說,組織大學生返鄉實習還有一個眼下可見的好處,就是通過為貧困大學生提供有補貼的公益崗位,助學家鄉大學生,這也被該市市委領導認定為一件利民實事。
  目前,團牡丹江市委已經通過建立人才信息庫、雪城(牡丹江)域外青年服務站、有計劃地擴充返鄉實習人數等方式激勵大學生返鄉就業,並且一條激勵人才返鄉“真金白銀”的優惠政策也已在制訂中。  (原標題:市委書記喊大學生“回家”就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n25fnoedd 的頭像
fn25fnoedd

行山

fn25fnoe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